取消
加载中...
2019,我是如何把一家垂死的公司救活的
2019-12-31 22:03

出品/三言财经  文/四环裴勇俊



随手画了两条线,我问大师代表什么。


大师跟我说:


这是两条路,谜底在最后。


2019年谁都不容易,最后一天,讲讲我的“创业”故事。


在一片寒冬哀嚎之中,我是如何把一个小公司从垂死到救活的。以及,我所看到的人性。


我一直认为做媒体,特别是做自媒体不算完完全全的创业。因为一个人也能干,没有产品,不需要技术,不需要考虑日活、装机量,可以称之为产品的就是内容;发发平台,发发群,就达到了推广效果,算是最简单的“创业”形态。


但一旦这个媒体呈公司组织形态,需要给员工发工资,要交社保、公积金,涉及到管理,就算多半个创业了。


2018年年末,我临危受命捡起了这摊子,当时定位是区块链媒体。


当时人员13个,月工资成本就20多万,账上的钱最多维持两个月。于是把不产生收入的市场、商务、培训都砍掉,精简到不到10个人,还有降工资,最多也仅够活3个月。


原先打工只要干好活,等着领工资就行了。现在终于作为一个管理者了,却新官刚上任,就遇到马上发不出工资的情况。


创业者不是都有启动资金吗?我这个创业者怎么不一样呢?不是让我来带内容吗?我怎么还得考虑钱的问题?


屋漏偏逢连夜雨。


当年的区块链市场环境下滑严重,很多企业凉凉,不再做市场投放。我们仅有的两个客户也不打算继续投放了,甚至想把已付的款要回去。





这家公司想要回分批付的第一笔款,理由是签合同是认着前负责人的,前负责人走了,钱就想要回来。


虽然这笔钱没执行,但有合同,最后对方撒泼打滚,还想打官司。我们考虑精力财力成本,最终还是退回了一部分,剩下未付的第二笔款就更没戏了。


另一家客户还算友好沟通,CEO亲自来北京跑了一趟商谈。这家也是第二笔款未付,有合同,考虑到整个环境不好,和未来的合作,对方大概率掏不出那么多钱,第二笔款缩减到了十分之一都不到。


一个歹人,一个落魄的好人,当你遇到这两种情况,会怎么办?





然后,账上的钱就剩一百来块了,血淋淋的现实。


找销售合伙人?需要成本,这个环境请销售大拿也没戏;一个有行业资源的朋友说,不想干销售,想干市场。


找新的投资人?约了个投资人,他说,你可以去海南开拓开拓市场;投资界近两年也几乎没有投资媒体的案例。


找老投资人?人家投的钱怎么就一年时间就花光了?还能给吗?投了不就等于泼出去的水?


找人介绍客户?该找的都找了,原来的资源也问了,没用。


经过全员讨论,我们做了延迟发工资的决定。



那几个月,因为每月要还高额贷款,我吃遍了所有品牌的榨菜。脖子都变粗了。



还变着花样吃泡面,用了碗,再用杯子,以达到吃泡面不腻的效果。



还有同事扛不住了,终于忍不住问我了。





那段时间,知名科学家张首晟自杀,还有人因为绝望而闭关禅修,还有人说退出了这个圈子后顿时感觉不再躁郁了。





当时的我应该也是抑郁了,2018年压抑了一整年,转而又接手了一个烂摊子。


很想退出,想去外面呼吸下新鲜空气,但我还是想试试能不能把这个局面扭转。不一定成,但放弃就是失败者。


后来老投资人借了一小笔钱,可以短暂续命,但是需要我们自己考虑商业化,想想怎么造血,自负盈亏。人家也是仁至义尽了。这笔钱我们也是抠着花。


大概在2019年元旦左右,我们转型科技商业媒体,总不能把自己饿死在一棵树上。


这也是我的老本行和最擅长的领域,希望通过不断输出好的内容,打造影响力,收入就自然能来。


我们唯一需要的,就是时间


就是在2019年给我们几个月的时间,首先是转型后让定位确立,然后输出一段时间的影响力,让业界认可。


我们确立了快讯+深度的两条腿策略,网站打通各大媒体平台,微信输出原创深度文章。


编辑涉猎内容迅速转变到科技财经互联网并扩大,通过加宽工作覆盖时长,及时有人响应,保证有线索就有发布。


风格确立,节奏稳定之后,终于迎来了互联网的合作公司。


似乎看到了希望


经过几个月的内容输出、平台铺设,逐步打出了“消息快”的名号,原创深度文章也常常被腾讯新闻、百度App、36Kr等平台弹窗push及其要闻推荐。








单篇阅读最高达百万级。


几个月后,基于对我们内容的认可,一家机构投资了我们。工资发放从延迟、发一半、到正常发放。


但这不代表一帆风顺。这笔钱只能当做压箱底的钱,花完它也只需要几个月而已。


作为管理者,需要把握资金的进出平衡,有盈利最好,也允许支出偶尔超过收入,但不能一直超出,因为亏一个月就少活一个月。


依然如履薄冰


比尔盖茨说微软离破产永远只有十八个月,李彦宏也警示“百度离破产永远只有30天”。


我们这种小公司也只能节衣缩食、哆哆嗦嗦往前走。


明年的创业公司,包括我们在内,接下来的任务是,保证能活着,能再活起码1-2年,优化员工结构、薪资结构。但也不是人越少越好,建立最优模型,多少人能保证最优的产出,同时保证最多的收入。


2018年是区块链泡沫的破灭,2019年,是电子烟等小风口的破灭


一些合作公司也随大环境急转直下,产生了欠款的情况。


这些公司也都很熟,要钱,他们困难;不要钱,我们活不下去,左右为难。









最后,我还是选择妥协,选择原谅。


这是最真实的现实,不是一家公司、一个行业的事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
所有这一两年发生的事,表面是商业,我看到的是人性


这里有对财富的飞蛾扑火,有雪中送炭与锦上添花的虚无,有坚守与放弃的抉择,有对强者弱者的同情与反抗,有自身利益与家族化利益的取舍……





说点好的,上个月我们荣获了36Kr的 [年度科技商业观察者],算是一种认可。


总之2019,我们是从奄奄一息到活了过来,没有合伙人,只有我和同事们的坚持。2020,希望会更好,也希望大家会更好。


感恩老投资人,感恩新投资人,感恩支持我们的合作方。特别感恩同事,在工资延发的情况下没有离开,还信任公司,信任我。当然也希望有新的投资人进来。


回到题图的答案,大师说,两条线代表两条路:


一条长,却处处受制;一条短,但开阔。你选哪条?

文章总数